红白书屋>修真>部长大人与我 > 。一。共乘。
    大学毕业後,成绩不上不下的舒菲幸运地找到工作。

    单纯的会计工作一做多年,安分守己坚守岗位不曾换过工作。

    那日下班,她到公司附近糕饼店帮婶婶买最近排队名店凤凰sU,好回家时带给婶婶时,毕业後回到家乡的大学同宿舍好友陈维妮来电,邀请她参加婚礼。

    即使多年未曾联络,但彼此仍未忘记在校时一同吃喝睡的坚实情谊,当然是义不容辞的赴宴,沾点喜气。

    一场喜宴宛如另类同学会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当年班上最风光的大美nV许清诺一身火红洋装依旧娇美;总是追着众人缴书费等费用的班代换了隐形眼镜,一双大眼水润润,成了清秀美人;木讷认真的邱隆吉不改宅男气息,中规中矩装扮让人看了万分亲近;帅气hUaxIN的王开能三不五时就甩甩手上的车钥匙,让人目光忍不住盯着转。许久,终於有人问了:「什麽车啊?连钥匙都漂亮。」王开能眼儿得意的一眯,「识货!」开始眩耀他那辆几百万的跑车……

    同学们多多少少有点变化。有改头换面的,也有气息如昔的。有得意的,当然也有不得意的。有说起话来三句不离自己成就的,也有说说笑笑话当年勇。也有人频频探问众人毕业後工作、生活或感情等等的发展,更有人不断交换名片,看能不能顺便拉点业绩,令人尴尬万分。但至少大家在表面上都混得还行,否则也没勇气出席喜宴。

    平庸的舒菲,仍像学生时期那样是个小透明,工作发展卡在不上不下没什麽好说的,就连感情也是一片空白连点粉sE暧昧都没有。既然没什麽好说的,就尽责的当听众,让同学们畅快舒发心中的快乐与失意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喜宴结束後,几个同学还喝不够,搭着电梯上饭店楼顶酒廊续摊。

    机会难得,从未有过夜生活的舒菲也跟着凑一脚,点杯J尾酒,开开眼界。

    也许是灰尘还是酒JiNg过敏什麽的,她眼睛微微发痒,伸手r0u了r0u双眸。谁知越r0u越痒,r0u得眼儿发红,同学还以为她有伤心事,个个逗她,想要问个明白,害她顿时成了焦点,不知所措。最後还是室友吴佩看不下去把人轰开,一时热热闹闹,直到午夜才散场。

    晚了,也只能搭计程车回去。微醺的她没家累也不赶时间,负责将好友一个一个送上计程车後细心记下车号,继续有耐心的等待下一辆计程车时,天空降起大雨。

    午夜又大雨,等了许久,竟然无一辆计程车前来。改以手机叫车也没车,让饭店门僮万分过意不去,频频联络,看能不能有计程车前来。

    看来一场大雨,让计程车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也只能等了。

    她让门僮别忙。一个人静默站着等车,不慌不急。

    许久,一丝极为清淡的古龙水芳香夹杂浅薄酒味由後方传来,转头,才发现不知何时,後方站了位排队男子。

    多个人等车,总是好的。目光不由得朝对方看去。